• 2008-11-29心无形役

          一直以来,我都尽量避免谈自己的脱发问题,更直接的讲,是斑秃。

          从3月回学校开始,很多事情戏剧性发生。难过的过去了,放得下放不下的也还是要继续。6月底回武汉,都以为我很好,我自己也以为很好,可是身体不相信。所以7月底我剪了头发,也没有意识多大问题,当然现在想明白了也不是大问题。10月中旬无意间发现第二块斑秃后,开始检查身体看病吃药,每天不自觉地观察掉发量。11月中,看见大把掉下来的头发,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抱着爸爸在家里哭。我难过是什么呢?是我一直对我的身体和精神照顾的很好,尽心尽力调养它,但还是让我很失望。难道我就内心贫乏、心理脆弱到这种程度?!

          所以,感知焦虑后,愈加敏感,愈加屏住呼吸。

          我一直感到,回武汉的这段时间,生活的各方面都是高度幸福和满足的,脱落的头发就像是代价,叫嚣着:你凭什么。

          11月27号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个词:

          心为形役。

          我确实为头发问题,形役自己太久了。就好像要长长的叹口气,可是叹到一半收住了,这就是压力的感觉。

          想象一下,什么时候会想起脱发问题?

          是照镜子看斑秃的时候;是梳头看到散落一片头发的时候;是不小心被人发现青白色头皮的时候。

          但是我想不起来它的时候,我照样过得很好,好吃好睡,好音乐好电影,好爸妈好朋友好仙仙。

          心为形役,我原来理解的“形”是什么呢?是工作、是薪水、是房子车子金银珠宝、是欲望是嫉妒是虚荣……这些是,但还不仅仅是。它还可以是头发、是牙齿、是病痛、是残缺是疾病是健康……我想说的是,影响心情,影响笑容,影响获得幸福感的一切,都是役心的“形”。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开始感到轻松,于是继续:斑秃的好处是什么?如果短时间内改变不了现状,应对方法是什么?

          我已经到了拿发卡别头发的地步,如果短时间内持续掉,掉到椰风——挡不住的时候,我就得买帽子买假发了。 那好,正好冬天,还是很幸运的能够尝试各种发型的假发,顺利成章。

          李曼书说,感觉很像新陈代谢,长出来的头发发质会更好。恩,按这个思路想,完全不用为掉落的头发“黛玉葬花”,掉下来的必定是生命力不够顽强,能留下的头发和新长出来的头发该是多么的健康!

          所以,我将继续舒舒坦坦的梳头,把掉下来的头发收拾干净,不恶意让它掉得更多,不沮丧它长得这么慢,不难过又出现新的斑秃块,希望明年春天的时候,它也能随大自然的生命规律,顺利的,茂密的,健康的生长。

          感谢斑秃,让我理解什么是心为形役;

          感谢斑秃,从未有过地理解林黛玉的心情;

          感谢斑秃,杜甫“感时花溅泪,恨时鸟惊心”的形容是这样贴切。

         

  • 昨天 我终于见到离家两天

    去潜江参加婚礼的爸妈

    当然

    是爸爸战友的女儿出嫁

    我激动啊

    抱着爸爸的脸亲

    我爸爸

    一脸木然

    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失败”的父亲

    因为他希望的父女关系是

    “敬畏”

    不过

    23年了

    他也该认了吧

    不过 我老头不认

    他说

    “你放尊重点!”

    “你是个姑娘伢!!”

     

     分享一首好歌

    蔡琴的《给电影人的情书》

    何悲 何爱 何必去愁与苦

    何必笑骂恨与爱

    ……

    以身外身 做梦中梦

     

     

  • 2008-11-26办公室系列四

    中午睡饱 吃足

    精力无限 急需释放

    找来Rita Judie victorian

    健身风暴

    第八套广播体操练习完毕后

    秋裤露出来是否影响形象的问题已无足轻重

    一番剧烈运动后 我的bra已经严重偏离职守

    但鉴于本人一向实力不够 所以即使bra出位 也无关本人痛痒

    可是

    痛痒了Judie

    于是

    公司客厅现场教授如何正确穿戴女性每日必备之小bra

    我才发现 我真是不拘小节

    bra的带子要提得这么紧

    要“海底”捞一捞

    还要拖起来!

    我一向是把bra的肩带当背带裤的肩带

    装男将 泡mm的时候

    就两只大拇指 挑肩带学牛仔 弹到肩带啪啪响

    最后 仙桃英语老师说“克!到办公室站倒克!!叫你爸爸来背书!!!”